「乐余,在路上」| 创新海狮 (二)

作者:文 | 孙雁群 摄丨老老程来源:《周八文艺》第366期 日期:2016年3月29日 07:45
【创新海狮】沉潜、积蓄、爆发。
1969年,中国大地还处在“文化大革命”动乱最严重的时期,在“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无序状态中,“乐余公社农机修配厂”的牌子悄然挂出,就是这样与机械、零件打交道的社办企业也顺应了大时代的要求,为农业、农村服务,在沙洲县农经公司计划的链条中生产、维修农机具,标准件由农经公司下拨,农机修配厂一年生产60台左右,生产大队的内燃机、电动机、抽水机、插秧机、手扶拖拉机、中型拖拉机、机船、汽油机等发生故障,随时维修。
在工具与钢铁的磨合中,一支队伍组建起来了,当然通过维修服务赚取利润的商品生产意识也萌芽了。
在那个只讲“无产阶级政治”的年代,农业生产领域中一切的商品行为被宣告为非法,“一大二公”的生产模式将农民牢牢地束缚在土地上,可以在田间开批判会,也可以在地头读红宝书,一年到头填饱肚子成了农民最奢侈的诉求。可是在为农民服务的农机厂,工人阶级已经将勤劳和智慧渗透到市场。创新意识正在萌芽,1970年代中期,有了技术、有了队伍、有了资金的乐余农机修配厂就不甘于仅仅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小打小闹了,他们巧妙的利用政治环境为工人阶级形成的小气候,跑到上海、苏州、无锡为大厂生产卷扬机、加工拉管、冷作、牙轮。与此同时,市场的触角,敏锐的感知到一个全新的领域——洗衣机。
当时,几乎所有中国人不知道洗衣机为何物,更没有人知道洗衣机能够进入日常生活,有意思的是,乐余农机修配厂不知是有意识的选择还是天意弄人,他们根本就没有涉足家用洗衣机领域,而是直接走上了工业洗衣机的细分市场,这也是当洗衣机作为普通家用电器走入寻常百姓家时,人们仍然很少了解海狮集团的产品的原因。
和大多数立志创业的故事一样,乐余农机修配厂就是在上面的这排车间里开始了创业历程。这里确实是希望的田野,毛竹、芦苇和薄膜,在铁丝、榔头和钳子的组合下成就了海狮的摇篮。
1976年,研制成功工业洗衣机和工业脱水机,开始了由对外加工到生产主导产品的转变。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许多大事都发生在上海,海狮集团的发展机会也产生在上海,不过机会一定是留给有准备的陈友庆,他是分管生产业务的副厂长,当时已经更名为“沙洲县洗涤机械厂”,在上海福州路一家名叫“鸿运楼”的饭店里,陈友庆结识了江南造船厂的机械工程师和电气工程师,那时的上海专家有点石成金的本事。
改革开放初期的上海工程师,在苏南一带的乡镇企业里绝对是香饽饽,工作日在上海上班,到了周末就如同候鸟一样飞到各自的协作企业,他们带来了技术、观念和方向。创新意识就这样逐步渗透进一个普普通通的乡镇企业——就是这二位工程师的加盟,沙洲县洗涤机械厂跨越式的开始研制全自动工业洗衣机,1979年10月尚未成型的产品被命名为“海狮”:要像海洋中的海狮一样,一跃而起,冲出商海。
二位上海工程师的肖像放大在“海狮奋斗历程展示馆”最醒目的位置上,他们值得海狮人铭记,因为第二年,集全自动水洗、干洗、烘干一体的三用机在中国诞生了!
海狮集团的第一阶段创新和创业绝对是划时代的。1981年研制生产的XDT-1型全自动脱水机研制成功,中国结束了该产品完全依赖进口的历史。1982年陈友庆任沙洲县洗涤机械厂厂长,自此新产品的研制、生产、销售进入快车道。并于1985年成立全国第一家洗涤机械研究所,将知识产权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
在海狮洗涤机械问世以前,中国的部队、医院、宾馆等,凡是使用工业洗衣设备的单位,无一例外的使用德国、英国、美国、意大利、日本的产品,一套设备动辄千万人民币,不是中国人钱多人傻,而是落后必然要挨打!
是海狮人硬生生地撕开外商占据的中国市场,用完全自主开发并且技术领先的产品,再用一半的价格,一步一步地夺回市场份额。原来在中国占据最大市场的意大利厂商坐不住啦,主动找到陈友庆,递出橄榄枝:提供零部件,由陈友庆的洗涤机械厂组装然后控制中国市场。
那时是1980年代的中期,正是外资大规模进入中国的时候,哪个县市、哪家厂商要是有外资入驻,就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外商在中国几乎是摧枯拉朽,厂门前的招牌贴上“中外合资”的标签一度成为时尚。
不过陈友庆的人生目标就是不走寻常路,因为他的团队一开始就立足于世界前沿的自主研发,他坚决回绝了意大利商务代表:让我用外汇买你的部件,帮你组装,再为你赚中国人的钱,我不干!回去告诉你们老板,我不把你们的洋机挤出中国市场,决不罢休!
那一刻,志愿军战士的形象高大又坚实。
陈友庆说到做到,目前海狮集团在全国设有39个办事处,为国内外广大用户提供售前、售中、售后的全方位服务。海狮产品已被中南海、人民大会堂、中央军委、钓鱼台宾馆、中共中央党校、北京五洲大酒店、上海金茂凯悦大酒店等10000余家涉外宾馆、饭店及铁路、医院、机关院校、社会洗染业采用,在中国旅游饭店行业和相关洗涤行业中享有很高声誉和知名度。产品远销美国、德国、英国、法国、日本、西班牙、比利时、南非、新西兰、俄罗斯、马来西亚、古巴等81个国家和地区。
1993年8月18日,“江苏海狮机械集团公司”正式挂牌成立,同时也开始走出国门,输出资金、技术在外国办厂的步伐,在马来西亚、俄罗斯等国建立起中国人开设的外资企业。海狮集团也凤凰涅槃,从7个农民的修配厂成长为近千人的企业集团。
当时间进入新的世纪,以产权制度改革为中心的现代化治理、管理人员的更新换代步伐进入快车道。完成股份合作形式改制、接班人培养,是陈友庆和海狮集团新的使命延续,新的掌门人陈宏在海狮集团的各个环节的锻炼中迅速成长并脱颖而出,他继续发扬海狮的创新精神,在他主导下当今最具科技含量和市场前景的集成式工业洗涤装备——洗衣龙,成功研制并投放市场。
这是一台堪比火车头大小的巨无霸,站在洗衣龙面前,再一次对比出人类的渺小,也更让人惊叹海狮人的智慧和创造力。学者型企业家陈宏在《洗衣龙浅析》(高校的专业教材)中为我们指点迷津:学名连续式洗涤机组,又称隧道式洗衣机,上世纪60年代诞生于德国,之后由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垄断,每15万人就有一台洗衣龙,中国的洗衣龙依赖进口,且包括二手设备总计才30台。这套集成了称重装载机、洗涤主笼、压榨脱水机、穿梭运输机、烘干机组成的联合系统,在陈宏领衔的科研团队数年攻关下,2010年7月,中国人生产的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第一条洗衣龙,在江苏海狮集团下线,2011年4月在上海如家洗涤中心成功运行。
我坚信,和海狮的前辈产品一样,海狮洗衣龙占领国内市场、挤走外国品牌、走向欧美发达国家,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因为,和绝大多数民族工业不一样,海狮集团有创新精神,海狮集团有工匠态度,海狮集团不是“组装厂”,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制造厂。
前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光英的题词很好的概括了海狮集团。
在不同的车间里,我看到几乎所有的金属部件都是在海狮工人的手上成型。
两代海狮人一直在努力,他们做到了国内行业的第一,成了行业标准的制定者;他们成功地狙击了发达国家对洗涤机械的垄断,将中国人的企业开到了国外。当然,国家没有忘记海狮人,他们获得了国家、江苏省、苏州市、张家港市的荣誉,海狮人也在创新和创业的过程中,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在诸多的荣誉中,我久久伫立在这面锦旗前面,情绪是大悲大喜的交织。我们也许都没有注意到: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大地震,全中国人的苦难。在全国人民一起抗震救灾的大军中,一来支自海狮集团的特殊分队,在不为普通人所知的领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地震发生后,海狮集团先后接到解放军总后勤部军需部、成都军区联勤部紧急通知,海狮集团为野战部队生产的80台野战被服洗涤车中,有6台开赴抗震一线,急需技术支持保障!5月21日,集团选派高级工程师倪祥为组长的10人组成“野战洗衣车技术保障小组”,奔赴汶川参加抗震救灾,历时30多天。
“技术保障组成员同时对联勤部内所有野战被服洗涤车进行常规检查,并对部队人员进行操作技术培训辅导。后分别赶赴青川、汶川、什邡、绵阳等抗震第一线。”(倪祥,5月24日)
“23号上午9时从绵竹赶到了汉旺镇便立即开始工作,至下午2时许,我们已经洗了4车、大约300套衣物,预计到今天晚上为止,我们还要洗5车衣物。”(邵建华,5月26日)
“我们每天的睡眠时间为四五个小时,没有完成当天的洗涤任务坚决不休息。”(陆轶峰、彭攀,5月27日)
“晚上蚊子多,没法入睡。这些天来,收到的官兵衣服都是臭的,洗出来的水黑乎乎的。”(潘立清,5月30日)
海狮员工的抗震救灾日记为我们大致还原了那段艰难的日子。
军人出生的陈友庆,带出了一帮同样有军人风采的工人。海狮集团告诉我们,工人阶级就应该是领导阶级,工人阶级也应当成为共和国的真正脊梁。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能亲眼看到一个不断创新的乡镇企业缔造的现代化传奇。
在张家港这个城市,乐余镇素来享有汽车、文化、体育、风筝、花木之乡的美誉。孙雁群与老老程,一个写作,一个摄影,在这些文字与光影里,我们看到乐余正在绽放的光阴之美。《乐余,在路上》,呈现这块土地的温度与生命。

所属类别: 新闻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